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职教论坛
姜大源:2015年,职业教育与“立地成才”那些事儿
【字体: 】  【2016/2/21】  【文章来源:管舒】  【阅读次数:  次】  【 关 闭

导读:

  回首2015过去的一年,展望2016将到的一年,就会想起职业教育的那些事儿,无法叫人平静、让人忘怀,也不能不激起更多的遐想,放飞更大的愿景!

  还记得吗,在那些亲切的教导里,所蕴含的期待与厚望,指明了职业教育的方向和它的不可或缺。

  这一年,习近平主席在贵州省机械工业学校与学生们交谈时的真情流露:“各行各业需要大批科技人才,也需要大批技能型人才,同学们要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信心,希望同学们立志追求人无我有、人有我优、技高一筹的境界,学到真本领,用勤劳和智慧创造美好人生。”我以为,这里传递的信息是:如果说大批科技人才是顶天的人才的话,那么大批技能型人才不就是立地的人才吗?没有立地,何以顶天?培养立地人才的职业教育与培养顶天人才的“精英教育”。二者不可偏废,职业教育同样可以为青年人创造自己的美好人生!

  这一年,李克强总理在首届“职业教育活动周”批示中的审慎思考:“‘职业教育活动周’的设立,是要在全社会弘扬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时代风尚,形成‘崇尚一技之长、不唯学历凭能力’的良好氛围。要坚持以提高质量、促进就业、服务发展为导向……进一步培养形成高素质的劳动大军,进一步提高中国制造和服务的水平。”

  我以为,这里表达的意思是:再次强调了“一技之长、能力至上”的职业教育的培养观念,要从重学历转向重能力;再次指出了“促进就业,服务发展”的职业教育的办学宗旨,要以提高中国制造和中国服务的水平为目标。升级版的中国经济需要升级版的职业教育,而不是放弃职业教育去一味片面追求“升格”。职业教育是经济发展的助推器,职业教育是社会公平的润滑剂,职业教育同样也是个性发展的动力源。

  还记得吗,在那些闪光的成果里,所蕴藏的坚守与自信,凸显了职业教育的贡献和它的不可替代。


看点一 


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代表团


   

  这一年,在巴西圣保罗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上,中国获得5金6银4铜和11个优胜奖,在与来自制造强国高手对决中名列金牌榜第三名!请记住这些金牌获得者的名字:汽车喷漆金牌、21岁的杭州技师学院教师杨金龙;焊接金牌、19岁的中国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首席技师曾正超;美发金牌、22岁的重庆五一技师学院学生聂凤;数控铣金牌、广东省机械技师学院学生张志坤;“制造团队挑战赛”金牌、广东省机械技师学院学生钟世雄、林春泷和25岁的中航工业成飞职工玉海龙!

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代表团凯旋


  我以为,体育大赛的奥林匹克奖牌,是为国争光;技能大赛的奥林匹克奖牌,更是为国争光,也为职业教育争了光。正是这些职业院校的青年学生、教师和技师,用自己的实际行动,锻造了这些奖牌;也用获奖的国际认可,阐释了“人人皆可成才,人人尽展其才”的真理。这些闪光的成果更深刻地表明,选择技能发展,同样能做出突出成就,同样能张扬自身个性。青年人在实现 “中国梦”的同时,也将实现自己的人生梦。


看点二


  这一年,央视新闻播发的《大国工匠》,讲述了8个工匠的“8双劳动的手”,数十年如一日追求职业技能的极致,靠着传承和钻研,凭着专注和坚守,缔造了一个又一个“中国制造”的神话。请记住他们的名字: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高级技师胡双钱、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高级技师周东红、港珠澳大桥钳工管延安、国家高级工艺美术技师孟剑锋、沪东中华造船集团焊工张冬伟、南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高级技师宁允展、航天科技集团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特种熔融焊接工高凤林、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702研究所顾秋亮。


央视纪录片《大国工匠》


  我以为,拿诺贝尔奖,是为国增光;而做大国工匠,同样能为国增光;当科学家、工程师可为国家效力,当技术工人、新型农民同样可为国效力。技能发展并非“微不足道”,它是使科技的可能性存在,成为现实的事实性存在的必经途径,同样饱含着极高的智慧含量,同样能绽放出自我价值实现的绚丽光彩,也就同样能释放出震撼世人的大国效应。中国制造要“由大到强”,必须唤起“工匠精神”。遗憾的是,在今天“工匠精神”有所失落。“8双劳动的手”所创造的奇迹在提醒我们,需要更多优秀青年去接受职业教育,投身到“大国工匠”事业来。匠心筑梦,匠心圆梦。8位顶级技工的手,用做精、做美、做到极致的技能,托起了使“中国制造”成为“中国创造”的“中国梦”。

  还记得吗,在那些执着的行动里,所蕴蓄的深思与活力,勾勒了职业教育的规律和它的不可舍弃。


看点三


  这一年,《教育规划纲要(2010-2020年)》的中期评估表明,职业教育的主要目标基本实现,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框架基本形成,行业企业及社会力量参与的多元办学体制得以建立,职业教育质量保障体系不断完善,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稳步提升,职业院校已成为培养区域经济发展和社会服务所需职业人才的基础阵地,成为促进新型城镇化和区域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驱动力量,成为推动中小微企业技术升级发展的重要主体。


《教育规划纲要(2010-2020年)》


  我以为,面临未来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与经济发展结合最为紧密的职业教育,也必须从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反思我们的职业教育是否已为这一新常态做出了正确的应对?已发布的职业教育文件是否都已落实到位?顶层设计是否还要更加强调把握职业教育自身的规律?一些疑惑也还需要释解。例如,一是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并不等于现代职业学校体系。它应由包括职业院校和有资格的企业承办的正规教育,由职业培训等非正规教育,以及在线学习、自学等非正式教育在内的三大部分组成;二是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不是再建一个“一条路走到黑”的封闭的教育体系,而是要建成一个既要随时根据经济发展的需要输送相应资格的职业人才,又要根据个性发展的需要随时回到体系内学习深造的基于终身学习的开放式教育体系;三是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要遵循“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知行合一”的跨界特征,跳出教育看教育、跳出学校看学校、跳出知识看知识,并根据学生的智力特点和学情分析,走出一条职业教育特色的人才培养之路。


看点四

  这一年,全国人大赴广东、江苏、河南、湖南、吉林、重庆、甘肃、新疆等8个省(区、市)开展职业教育法执法检查,并委托其他23个省(区、市)人大常委会对本行政区域内进行检查,为已经实施了近20年的职业教育法修改奠定了基础。


  这一年,来自实践的智慧令人兴奋:县一级的河南信阳平桥区成立了职业教育与就业服务局,整合了教育局和人社局的职能;地市级的安徽淮北市年终成立了职业教育管理委员会,以统筹协调全市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发展计划并督促实施。然而,一方面我们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每年有近千万学生从职业院校毕业走向社会;另一方面,企业却依然难以招到理想的技术工人,特别是那些技术过硬的高级技工。“30万年薪难招一名高级技术工人”、“研究生易找、好钳工难求”的现象,不在少数。


邢台市人大常委执法检查汇报会


  我以为,产生这一困境的原因在于用人的劳动制度与育人的教育制度的分离,其结果一是导致劳动人事部门与教育行政部门在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管理职能上的交叉,二是导致劳动市场的用人需求与职业教育的育人供给的脱节,尤其是行业企业参加职业教育路径的缺失,出现本应在职业教育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上有更多话语权的行业企业,却处在一个可有可无的尴尬的“失语”境地。如何破解这一困境?可以考虑的选项有:一是赋予有资格的企业以教育机构的地位,二是建立涵盖学历资格与职业资格的国家资格框架,三是组建整合职业教育与职业培训的国家职业教育机构。实际上,这都涉及的职业教育的体制机制改革这篇大文章。这也就意味着,承担着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人才的职业教育,是时候要考虑“教育供给侧”的改革了!为此,期待着职业教育法的修改能接受这些建议。非如此,职业教育将难以把握主动权。


  2015年,职业教育的那些事儿,说不完,它是时代的记录,值得品味;

  2015年,职业教育的那些事儿,写不尽,它是历史的记忆,值得品读!

  我们更期待着,2016年,还会有更多更加精彩的职业教育的那些事儿,让我们去再诉说,再书写……

神州自有乾坤力,泼墨丹青天地间!

本文部分内容转载自姜大源360个人图书馆

Copyright © 2002-2013 阜阳职业技术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阜阳市阜南路465号  邮编:236031  联系电话:0558-2181325  传真:0558-2181580
网站制作维护:网络中心| 皖ICP备080034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