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西方多国蓝领工种供不应求
【字体: 】  【2015/1/4】  【文章来源:管舒】  【阅读次数:  次】  【 关 闭

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当那些西装革履的白领精英被破产的公司扫地出门时,蓝领们却依然活跃在最需要他们的地方:修理厂、街道、地铁站、洗衣店……没错,他们干的活儿很脏、很累,但多数人收入还不错。在一些西方国家,部分蓝领工种甚至供不应求。

德国:技工收入不算高,地位不算低

   你愿意让孩子去上职业学校吗?

  为什么不愿意?面对《环球》杂志记者的提问,柏林市民玛丽昂·史密斯很干脆地反问。

  在她看来,孩子上职业学校,毕业后成为技术工人与当白领一样值得骄傲。史密斯说,上技校绝不是件丢人的事。

  单从收入来看,德国蓝领的待遇并不算高。德国《焦点》周刊发布的150种职业收入中,汽车技师等专业技工以3500欧元(1欧元约合8.3元人民币)左右的月薪成为收入最高的蓝领工种之一。大部分蓝领工人的月收入在2000欧元至2500欧元之间。而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德国员工的平均月收入约为3300欧元。

  在德国,虽然蓝领技工的收入并不是最高的,但社会对这个群体十分尊重。

  德国以实业立国。危机年份,德国经济增速虽然放缓,但出口额、国内生产总值依旧维持正增长。一些分析师认为,德国经济以制造业为本,危机中逆势而上的奇迹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那些技艺精湛、工作踏实的技术工人。德国手工业协会发言人延斯·克里斯托弗·乌尔里希斯也说,德国有将近130个蓝领工种,他们给经济带来了活力。

  或许正是出于对技术工人的尊重,德国教研部把工匠师傅与大学本科生相提并论,归为一个等级。其数据显示,德国大约60%的年轻人会选择参加职业培训。另一项官方数据显示,高中毕业、有条件申请上大学的德国年轻人中,有29%的人放弃了上大学而选择了技校。

  在德国的教育体系中,职业培训学校和大学都享有重要地位。职业教育中,学生一半时间在学校学习理论课程,另一半在企业车间实际操作。由此,学生可以接触生产第一线,学习前辈的实践技能。这种学校和企业联合培养人才的双元制教育培养出来的专业技术人员已成为德国制造引以为豪的资本,这种教育模式还被德国作为成功经验对外推介。

  年轻人愿当蓝领,企业依靠蓝领,社会重视蓝领。德国用足够的尊重给了蓝领巨大的舞台,也保住了自己的立身之本。

  不过在人口老龄化的威胁下,目前德国也面临着技术工人短缺的挑战。虽然不少人才从其他欧洲国家涌入,但德国仍然感到技术工人供不应求。

    联邦劳工局201210月警告说,如果不能吸引足够多的外国专业人才,一些企业可能被迫将工厂迁至国外,德国经济或将面临严峻挑战

 

澳大利亚:高薪阶层面临用工荒

  澳大利亚2012年年底的一份薪酬报告显示,该国蓝领阶层平均周薪比一般的初级白领阶层要多出144澳元(1澳元约合6.5元人民币)。另一份20125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在澳大利亚的10个高薪行业中,蓝领工作占据了6个。像发电站操作员、矿井爆破工人这样的对技术要求较高的蓝领职业,年薪甚至可以突破10万澳币大关,已经完全可以和传统意义上的高薪白领阶层如牙医、医生、律师等持平了。

  即使如此,澳大利亚近几年来一直面临着熟练技术工人用工荒的局面。部分蓝领工作不仅工作强度高,而且需要非常专业的技术、技能,所以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胜任的。

  利润巨大的矿产能源领域就存在这样的问题。全澳最大建筑公司莱顿控股首席执行官大卫·斯图尔特曾表示,澳大利亚缺乏足够的工人,如果不充分输入劳工,就无法充分利用矿业繁荣带来的机遇。澳大利亚本可以利用天然气和矿业财富再次振兴经济,但却受到了劳动力的约束。

  20125月,澳大利亚住房建筑业协会(HIA)发表的报告也显示,第一季度,在13家住房建筑企业中,有6家劳动力供应不足。一位业内人士称,熟练劳动力短缺意味着没有足够的劳力来兴建新的住房,以满足不断增长的人口需要。他还呼吁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能够帮助提高该行业的技能和培训投资。

  除了矿业和建筑业,还有许多其他行业也面临着劳动力短缺的难题,比如旅游业和农业。

  2012年,为提高饱受批评的澳大利亚旅游业服务水平,旅游部长马丁·弗格森宣布了一项计划,旨在促进旅游业招募工作人员。他指出,矿业的薪资水平远高于旅游业。旅游业有很多在生存线上挣扎的中小型企业……澳大利亚有很多员工储备,包括一些提前退休的人员,而且目前股市也不振。我们可以考虑使这些人从事部分旅游业工作。

  澳大利亚农业和资源经济科学机构2012年年底发布的数据显示,尽管近年来澳大利亚农业出口额持续增长,但是农业劳动力却呈持续下降趋势。在过去一年中,农业劳动力人口减少了17000人,这是50多年来农业劳动力数量首次低于30万人。全国农民联合会会长乔克·劳里也承认,现在,投身农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同时干旱和其他行业的竞争也都会对可用劳动力产生较大的影响。

  针对劳动力短缺情况,澳大利亚政府在2011年正式成立新的澳大利亚劳动力及生产力机构以代替澳大利亚技能委员会,负责解决技术工人的培训,希望能从基本层面解决熟练技工的紧缺问题。

    此外,20125月,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还批准了首个企业移民协议(EMA),希望借此帮助解决大型资源项目未来5年内7万多名技工的需求问题。根据这份协议,部分大型工程能够直接引入海外劳工。

 

美国:电梯工收入居首

   如果你是一名有一技之长并且具有不可替代性的蓝领工人,那么你可以在美国生活得很好。

  20126月份,美国《福布斯》杂志梳理了劳工部提供的数据,并据此展开了一项关于美国蓝领工人及其收入的调查。调查报告显示,美国电梯安装和故障修理工、电气维修工、交通巡检员、石油运输系统操作工和电路铺设工是收入最高的5个蓝领工种,收入最高的前20个工种当中,还有地铁操作员、飞机机械师和商业潜水员等。

  调查显示,电梯安装和故障修理工平均年收入超过7.35万美元(1美元约合6.2元人民币),平均时薪35.37美元,位于年收入最高的蓝领工种榜首,而他们中至少有10%的人年收入超过10.3万美元。电气维修工平均年收入6.595万美元,平均时薪31.71美元,其中有10%的人年收入超过8.74万美元,位居第二。

  尽管高薪蓝领令不少人仰视,但如果你只是一名普通蓝领,比如只是一名普通的缺乏一技之长的流水线工人,一名公寓清洁工或一名保安,那你就没那么幸运了。目前,从事这样工作的蓝领工人在美国仍占大多数。

  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自动化和计算机的普及以及机器人的使用,雇主不断探寻用机械替代工人以降低成本,劳动力市场对体力劳动者的需求已日益下降,而这一发展趋势从长远来看也不会逆转,这必然对蓝领工种造成一定冲击。

    另外,为降低成本获取更大利润空间,一些美国大公司关闭本土的制造设备和车间,将制造类业务外包至劳动力密集、成本相对较低和监管法规缺位的其他国家,这也会对美国本土的蓝领构成挑战。

 

日本:特殊群体吐槽压力大

     在日本,蓝领工人被视为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普遍职业素质高,技术精湛,执著钻研。有些小作坊式的企业只有几个人,却能生产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零部件和产品,这些零部件和产品被广泛应用于日本和其他国家的汽车、飞机、军工制造等领域,一旦停止供应,就有可能导致一个产业链的中断。

  在记者印象中,日本的蓝领收入颇高,几乎与白领没什么区别,因此日本有一亿总中流的说法,即总共一亿多的人口,几乎都是中产阶级。然而如今,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多数日本蓝领对当前的生活状况不满。

  日本蓝领的境况缘何大不如前?一位日本记者朋友这样解答了这个疑惑:二战以后,日本经历了经济高速增长期和稳定增长期,用很短的时间从战后废墟中振作起来,并一举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那时,支撑日本经济的正是这些蓝领工人。当时日本企业也十分重视蓝领阶层,蓝领的地位和工资收入甚至比白领还高。这种情况极大地鼓舞了蓝领的工作热情和对公司的忠诚度,激发了他们的技术创新热情。然而,上世纪90年代以后,日本经济持续衰退,蓝领工人的收入急剧下滑,企业大幅削减用工成本,大量雇用非正式员工和临时工,加之日元升值等因素导致日本制造业纷纷逃离本土,在国外建立生产基地,日本蓝领的生存压力也愈发增大。

  虽说日本蓝领常常吐槽生存压力巨大,但整体上看,蓝领与白领的收入差距仍不是特别大,有的蓝领甚至还要比白领收入高,比如,东京部分公交车司机的年收入甚至高达1000万日元(1日元约合0.07元人民币),是白领年均收入的两倍多。当然,在蓝领工人中,技术含量高的工人和普通工人收入有区别,正式员工与非正式员工也有区别。(记者:闫亮、王小舒、张诚、唐志强)

 

 

    (信息来源:《环球》)

Copyright © 2002-2013 阜阳职业技术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阜阳市阜南路465号  邮编:236031  联系电话:0558-2181325  传真:0558-2181580
网站制作维护:网络中心| 皖ICP备08003483号